002不死药

这个星球的生物长得和我们原来星球的种族很像,只不过身型比我们小许多,而且他们还处于蛮荒的开拓时代,文明才刚刚起步。

我们开始在这个星球上寻找寄生的宿主。

我们能够寄生的宿主,其实只有一个要求:就是精神本质上二者能有共鸣。

换句话说,如果不是同一类人,我们根本无法寄生。

至于我,只能寄生学者型的人,因为我们同样那么热爱知识。

我的第一个宿主,名字叫做阿咸。

阿咸喜欢研究天上的星星,经常在一天的劳作之后,就躺在草坪上看星星。

其实阿咸他们连屋子都没有,因为他们还不懂得怎么盖房子,只是住在山洞里,或者是用干草借着大树的枝桠搭一搭,挡挡雨水什么的。

没有固定的食物来源,经常是饿着肚子,连干净的水源都是靠打架和抢夺才能获得。

即便是这样,阿咸也没有放弃过对于星星的热爱。

我寄生在阿咸身上,就是靠着他的这份热情存活。

日子有一搭没一搭地过着。

有一天,部落里的一个人死了。

阿咸很难过。

我知道,他是想找到一个让大家都能好好活下去的办法。

阿咸照样躺在草坪上看着星星,眼泪却无声地流下。

我突然受到触动,仿佛看到刚刚开始做科研的自己:那时候心思多么单纯,一心就是想着探索自然的奥秘,让人们过上更好的生活。

我动了恻隐之心。

阿咸在我的影响下,智能突飞猛进,开始捣鼓各种各样的药物,让部落里的人免受疾病之苦。

成绩斐然。

他毫无保留地把医术教给他的朋友们。

他和他的几个好朋友,被称为“灵山十巫”,而他们所在的部落,以阿咸的名字命名,被称为“巫咸之国”。

我还教会了阿咸如何筑起高高的观星楼,阿咸最喜欢和他的朋友们在那里看星星、迎接日月的升起。

当然,他们也学会盖房子了。

注:《山海经?大荒西经》大荒之中有山,名曰丰沮玉门,日月所入。有灵山,巫咸、巫即、巫肦、巫彭、巫姑、巫真、巫礼、巫抵、巫谢、巫罗十巫从此升降。

《山海经?海外西经》巫咸国在女丑北,右手操青蛇,左手操赤蛇。在登葆山,群巫所从上下也。

阿咸和他的几个好朋友一直很羡慕女丑。

因为女丑有一只神奇的坐骑,可以让她在大海上四处遨游。

注:《山海经?大荒东经》海内有二人,名曰女丑。女丑有大蟹。

第一次看见女丑乘着大蟹,从海上翩翩而来时,我差点没失笑出声。

哪是什么神兽,那是我们原来的星球上一条鱼的寄生。因为寄生之后,寄主或多或少会受到各方面的影响,在动物方面大多是体型的改变。

是的,受那台机器影响的,不单单是人类,而是整个星球的所有生灵都失去了肉身。

阿咸几个人围着大蟹转个不停,一脸羡慕。

女丑牢牢地看着我。

她看的不是阿咸,而是我。

她也被寄生了,寄居在她身上的是一个狂热于修道的人,在他的影响下,女丑的修道境界一日千里。之后,寄主和寄生者开始了沟通,最后达成彼此圆满的协议。

当天晚上,阿咸睡着之后,我借用了他的身体和女丑密谈。

“什么事?”

“我想请你帮忙。”分不清是女丑在说话,还是她的寄生在说话。

“说说看。”

“我遇到了不少寄生者,他们热衷于权力,因缘际会之下,我和他们几个说上了话。”

“他们?”

“他们现在成了诸山的山神,是人类祭祀的对象。”

“哦。”我讽刺一笑。

“他们的情形不太好。”

“不是成了山神吗?怎么不好?”

“他们……仓促之下、寄生于蛇身了……”

注:《山海经?北山经》凡北山经之首,自单狐之山至于堤山,凡二十五山,五千四百九十里,其神人皆人面蛇身。

《山海经?北山经》北次二经之首,自管涔之山至于敦题之山,凡十七山,五千六百九十里。其神皆蛇身人面。

“跨物种寄生?”我讶异了:“这个星球是有生殖隔离的,怎么会?”一般而言,我们那个星球的人类只能寄生于人类,但是其他动物不是,契合就能寄生。

“所以才来找你帮忙。想请你研制出恢复人身的药物。”

“办不到。”我一口拒绝。自从整个星球的剧烈灾变之后,我基本不愿意再触碰到和科研有关的事情。

违逆自然的代价如此惨痛,我不想再遭受更多的惩罚。

“你不是教了巫咸他们几个的医药之道吗?何况……”

“那些只是简单的草药方子,不值一提。”我转身离开:“你走吧。”

我以为女丑肯定已经死心了,没有想到,她转而去说服阿咸和他的几个朋友们。

“研制不死药?”

“是的,那样我们就能和天地同寿,再也不会有生老病死之苦。”原来,所谓的恢复人身都是幌子,这才是他们的目的。不死,就可以永远寄生,享受人类的祭祀。

“太好了,那我们该怎么做?”十个小傻瓜被忽悠地找不着北了。

女丑对着阿咸意味深长地一笑:

“祈祷。阿咸,你专注地祈祷,请神只帮助你,告诉你该怎么做。”

“我祈祷谁?”阿咸一头雾水。

“星辰。”女丑指了指天上的星星。

我气愤,因为我的名字正是星尘——星星化为尘碎,所以注定无家可归。

“这样就可以?”阿咸很怀疑。

“专注地祈祷吧。”

女丑乘着她的大蟹走了。

阿咸日夜专注地祈祷。

我烦不胜烦。

正在这个时候,一段额外的插曲,改变了整个事情的走向,让所有的后续都变调了。

阿咸的另一个好朋友来访。

窫窳兴奋地告诉阿咸,他要去找一个了不起的人,拜他为师。

“什么人值得你这样?”阿咸惊讶了。窫窳的本事他是知道的,否则也不可能被尊为一方的神明。

“据说是一位从莲花中化生的人,他不生不死,与天地同寿。”

我听到莲花两字,突然心里一动。

“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位神人啊。”

“据说有一个部落——那里的人全身都黑乎乎的那个部落,承他的教导,已经开始悟到不死之道了。他们尊称他为‘莲花生大师’。”

注:《山海经?海外南经》不死民在其东,其为人黑色,寿,不死。

“啊?”阿咸动心了,毕竟他这段时间的日夜祈祷,没有任何的效果。

“你和我一起去吗?”窫窳邀请阿咸。

“那个……去哪?”

“不周山,据说他住在那里。”

“天柱?”阿咸瞪大眼睛

“是的。”窫窳笑眯眯地点头。

注:《山海经?大荒西经》西北海之外,大荒之隅,有山而不合,名曰不周负子。

在我的影响下,阿咸自然和窫窳一块前往不周山。

我不是想寻求什么不死的方法,我只是想看看,那位“莲花生大师”是不是当时救了我的“世称名号莲花生”。

从巫咸之国去往不周山。诸多的艰辛就不冗述了。没有先进的科技工具,一路上翻山涉水、还要避开各种奇怪的猛兽——奇怪的猛兽,其实大多数是被寄生后的面貌。

偶尔还是窫窳提着阿咸半飞而过一些险地,即便如此,等我们到达不周山的时候,已经是半年之后了。

迎接我们的是失望。

不周山其实不是一座山。

它是一种奇怪的力流集聚,是天地间所有经纬平衡的来源,所以它也被称为“天柱”——分开天地、支撑天地万物各安其位的平衡。

这样的一处所在,根本没有办法靠近,更不用说登上山顶。

窫窳冲了几次,都被那种平衡给阻止在外。

我们在外围打转了好几次,实在没有任何办法。

枯坐了一月之后,窫窳才不甘不愿地带着阿咸往回走。

我也很失望。

回程的时候,我们遇见了一个巨人——夸父。

夸父是一个爽朗大方的人,听闻了窫窳和阿咸的旅程后,十分同情和赞赏,就让他们两人坐在自己的肩膀上,而他自己则大步奔跑。

这简直是节省了我们太多的时间。

注:《山海经?大荒北经》大荒之中,有山名曰成都载天。有人珥两黄蛇,把两黄蛇,名曰夸父。

在一处和夸父道别后,阿咸和窫窳却被暗算了。

是我的那群同伴们。

窫窳护着阿咸,却受了重伤,奄奄一息。

得手之后,他们没有恋战,马上就撤退了。

“巫咸,你赶紧拿不死药救你的好朋友吧!”临走时,危和贰负得意洋洋地对阿咸喊话。

阿咸把受伤的窫窳带回了巫咸之国。

窫窳已经深度昏迷,虽然巫彭他们几个尽力救治,但是他的气息还是一日一日地弱下去。

阿咸不顾自己身上的伤,日夜在祈祷着“星辰”。

我很烦躁,一直没有回应。

七天后,窫窳终于死了。

阿咸悲伤不已。突然,女丑来了。

“都到了这地步,你还是不愿意出手吗?”女丑对着阿咸……不,是对着我说。

“你在说什么?”阿咸不明白。

“我在对你身上的神灵说话。”女丑冷笑。

“什么神灵,我一直没有得到回应啊。”

“你死了,他就会现身。”女丑满带恶意地看着我。

阿咸真的马上要去跳崖。

“够了!”我出声阻止,阿咸终于听见了我的声音。

“神灵吗?求你救救我的好朋友!”阿咸苦苦哀求。

“窫窳已经死了。”我叹息。

“你会有办法的。”女丑肯定地说。

“那种不死药,副作用特别大,我不敢保证后果是什么。也许,窫窳会变成怪物。”这其实是我们原来那个星球的第二步计划:穷人们舍弃肉身后,富人们就要寻求长生不死,独享整个星球的资源。这个药物由我研制,已经有了初步的成果。

“请求你,让窫窳活过来。”阿咸祈求,女丑却只是冷冷地看着我。

我屈服了。

失去寄主,我也会活得很危险。

一个月后,我制出药交给阿咸,告诉他使用方法。

阿咸他们几个欣喜不已,迫不及待地开始复活窫窳。

窫窳果然活了。

如我所估计,他也变成了怪物。

这头怪物逃走了,它以食人为生。

女丑抢走了一半的不死药。

注:《山海经?海内西经》开明东有巫彭、巫抵、巫阳、巫履、巫凡、巫相,夹窫窳之尸,皆操不死之药以距之。窫窳者,贰负与危所杀。

《山海经?北山经》:又北二百里,曰少咸之山,无草木,多青碧。有兽焉,其状如牛,而赤身、人面、马足,名曰窫窳,其音如婴儿,是食人。

窫窳逃走后,每天晚上,阿咸都在断崖大吼,发泄心里的悲苦和愤怒。

我分不清,那是他在吼还是我在吼。

后来,听说女丑也死了。

它死得很惨。

注:《山海经?海外西经》女丑之尸,生而十日炙杀之。在丈夫北。以右手鄣其面。十日居上,女丑居山之上。

作者:Mercy

书名:《如梦令》

本篇连载小说已获授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

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