汝何死执名利面子一至于此。

汝不读论语,邦有道谷,邦无道谷耻也乎1。邦有道,食禄而不能有为即为耻,况今之军界专以残杀掳掠为事乎。

汝之志真下劣至于极点。以失人身累九玄七祖下阿鼻地狱者为荣,而日夜图谋。谋之不得,愿以身殉。真如蛆在厕中,谓此味甚好。此处甚安也。妄想达不到,就要死,死了还有安乐鬼做乎。试问汝温光熹之心中所希望者都是什么。

肯听我话,通身放下,作一安分守己之平民。只要有德为邻里光,岂不能光宗耀祖。汝只知发财做官便是光宗耀祖,不知因发财做官不晓得令多少祖宗永堕恶道也。况汝父尚令汝回成都,安分守业乎。」

——摘自《印光法师文钞》?三编补?复温光熹居士书


1.出自《论语?宪问第十四》:宪问耻。子曰:邦有道,谷。邦无道,谷,耻也。

集解孔安国注:“谷,禄也。邦有道,当食其禄也。君无道,而在其朝,食其禄,是耻辱也。”

孔注耻是专就“邦无道谷”而言。邦有道时,作官食俸禄,犹如今日奉公守法的公务员,得其应得的薪俸,理所当然,不能说是耻。这与泰伯篇“邦有道,贫且贱焉,耻也。”经义相合。依此讲,比较好。

——摘自《论语讲要》?李炳南老居士(雪庐老人)讲述

最新评论